澳门新银河网站登录

艺术 杨贵妃与姐姐“虢国夫人”谁更美?

  杨玉环,“三千宠爱在一身”的故事家喻户晓,唐玄宗爱屋及乌,杨氏“姊妹弟兄皆列土,可怜光彩生门户。”族兄杨国忠成为了宰相,而才貌出众、聪慧过人的三个姐姐都被封为“国夫人”,享受公主级待遇,

  “三国”夫人里,“秦国”无福,死得早。留下“韩国”和“虢国”,报复性地消费着大唐盛世最后阶段的荣光。

  在唐人记载里,三位“国夫人”都是极端奢侈的宫廷形象,玄宗每年“给钱百万,为脂粉之资”。皇帝每年去华清宫时,杨氏兄妹五家扈从,衣着艳丽绚烂如百花。她们沿途遗弃首饰、鞋履,香气浮动。而三位国夫人中玄宗最宠爱虢国夫人,给她随时入宫拜见的特权。

  然而,张萱成画仅4年之后,“安史之乱”发生,画中人的命运成谜,除此之外,画面中哪位是女主角虢国夫人也成为了画家留给后世的千古之谜。

  画面题为游春图,却没画一草一木,而通过骏马轻举缓行的姿态,人物从容悠闲的神情,以及轻薄艳丽的春衫,使人感到鸟语喧闹,花香扑鼻的春天气息。以虚代实的衬托手法,耐人寻味。耐人寻味的还有一点,全画共九人八马,这队华丽的行列里,哪一个才是主角虢国夫人呢?

  虢国夫人,杨贵妃三姐,生年不详,姓名不详。当代的影视剧给她取了个名字,叫杨玉瑶,她的嘴长在1300年前,没法辩驳。“杨玉瑶”才貌双全,完全不输杨玉环。成年后嫁入望族河东裴氏,裴氏早亡,遗有一子一女。

  游春, 乃“踏青游冶”之俗,取“祓除不祥”之意。玄宗一代, 游春之风尤盛。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成画次年,杜甫写了首《丽人行》——

  明眼人都看得出,丽人们这么折腾,是在腰斩唐之国祚。事实如此。当然,现代人管不了唐代的丽人们。现代人所能做的是想象,想象着张萱笔下的韩国夫人和虢国夫人眼中的春光和内心的满足。

  回到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,单就画面论,你看不出这是什么季节,但春天在画中人的眼里;你也看不出画中人这是在干什么,但他们脸上写满了安逸。

  画面之中九人八骑,人皆丰硕,马尚轻肥。那么问题来了,在九人八骑17个活物里,究竟哪一位是“韩国夫人”,哪一位是“虢国夫人”?艺术史界为此争论不休,又莫衷一是。或许,我们只能依据唐代社会风尚的细节,排摸出一些线索。

  先说马。八匹马,其中四匹马的颔下胸前悬有球状红缨,分别是为首的第一骑、中间并列的两骑和最后并行三骑中间年龄稍长、怀抱幼女的妇人。球状红缨古称“踢胸”,而所骑之马悬“踢胸”者贵。显然,这四匹马上必有两人是韩国夫人和虢国夫人。

  再说人。悬“踢胸”四骑中,为首的第一骑,黄马青衫玉冠,马鞍上绣有虎纹,马上之人应是一位四品男性武官;最后并行三骑居中的妇人,衣饰沉着、举止谨慎、神情谦卑,应是保姆。而中间并列的两骑,两位妇人都衣裙鲜丽、肩上帔帛、襟口开敞、雪散胸前,头梳“堕马髻”,而妇人之中梳“堕马髻”者贵。显然,中间并骑的两位就是韩国夫人和虢国夫人,唐代的宝马女。

  姐妹花,该如何与韩国夫人、虢国夫人连线?推理到了最后也是最艰难的环节。但看两人,均为贵妇扮相,仅从气质和风度,无从辨析。只是姿态稍有区别,一位扭头后视,一位正视前方。虢国是扭头者,还是正视者?古往今来的书画鉴定专家,几乎一半对一半,除了抓阄,难有定论。

  晚唐诗人张祜所著《集灵台·其二》,提供了一条有趣的信息:虢国夫人承主恩,平明骑马入宫门。却嫌脂粉污颜色,淡扫峨眉朝至尊。

  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条重要的信息,但要指认虢国夫人,于事无补。凑近了端详并骑的两位贵妇,都不施粉黛、自炫美色,又如何判断谁是杨贵妃的大姐,谁是杨贵妃的三姐?

  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里谁是虢国夫人,是永远隐藏在张萱笔端的谜。可这个谜所引出的画外之音,值得咀嚼。

  还是从张祜的诗说起,虢国夫人(韩国夫人亦是)素面朝天,她们朝着的天又是哪个天?杨贵妃告诉你,是她先生玄宗皇帝。大姨、三姨,入宫门、承主恩——不带妆,何等有违纲常礼制!要知道,玄宗给虢国夫人们的待遇是:三夫人岁给钱千贯, 为脂粉之费。

  细一品味,杨氏姐妹们恃宠而娇、娇近乎嗔之仪态,便袒露于今人目下。由此,天宝春光里,皇室宗亲私生活的图卷也渐次展开——奢华背后是纲常的败坏。史载,虢国夫人不羁,素与玄宗眉来眼去,又与族兄杨国忠有私,不避雄狐之刺。于是,道路为之耻骇。

  李唐王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,矗立在虢国夫人等一众丽人游春嬉戏的路途中。但她们看不到。她们更看不到的是,开元年间“家给户足”的景观已一去不复返。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成画后四年,也就是天宝十五年(公元756年),安禄山以诛杀杨国忠为名起兵叛乱,史称“安史之乱”。

  安史之乱中惊闻杨国忠死讯,她和国忠的妻子裴柔一起出逃,官兵追杀而至,眼见无处可逃,她应裴柔哀求,亲手将杨国忠的一双儿女和裴柔刺死,然后挥剑自刎,美貌、权势、鲜血……

  虢国夫人这一生符合传奇的所有条件,成为玄宗宫廷传奇中,唐玄宗、杨贵妃之外的另一个浪漫、绮丽的形象,不但是后代诗歌反复吟咏的对象,也是仕女绘画的重要题材。

  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硕士研究生毕业,现任广州艺术博物院(广州美术馆)馆员,中国博物馆协会会员,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会员等。

  曾任广州画院专业画家,四川省内江职业技术学院讲师等职。书画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展览,并被多家机构及私人收藏。

  同时对美术史,书画艺术作品,书画家个案进行研究,学术论文在《荣宝斋》,《收藏家》,《书画艺术》等多家期刊发表,著有《黄亮画集》,《巨擘传世——近现代中国画大家黄君璧》等书。

  ArtTree雅趣艺术馆,是一个结合文化艺术与生活的复合空间,除不定期提供艺术展览,课程,工艺品,艺术沙龙,亦介绍国外的艺术家及作品,并把中国的艺术家带向世界。雅趣传递美的概念,以不同的方式在公众平台呈现,致力于艺术生活化,为大家带来美的享受。

上一篇:集灵台二首

下一篇:集灵台·虢国夫人承主恩